Trade unions: Why we think it’s important that you become a member

Andrey Chernov with the crew of Ice Wind
Andrey Chernov (left) with the crew of Ice Wind





2005



Evgeniy Hizhyak, 俄罗斯海员工会(SUR)首席技术劳工检查员,描述海员参加工会的重要性。

“我于1991年成为了俄罗斯海员工会(SUR)的成员并协助建立了工会,我们的工会不仅向俄罗斯船员而且海外船员提供帮助和支持,工会帮助会员们申请伤病赔偿、解决拖欠工资和船东谈判维护船员们应得的权益。

现在,政府官员们告诉船员,甚至是那些工作在悬挂俄罗斯国旗船舶上的船员,让他们到船舶的注册地,诸如柬埔寨或怕利兹去解决难题。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工会和ITF可以给船员正确的建议,教他们如何应对。船员们的问题往往不仅仅牵扯到船东,而且还牵扯到船员中介和不公平的船长。

这就是为什么参加工会会变的如此重要相必需的原因。如果我们联合起来,在工会的组织下共同努力,我们就会取得战斗的胜利,为船员们赢得公正和权利。”

Tymoteusz Listewnik(下图),波兰国家海事部(NMS) Solidarnosc地区成员:

“我加入MMS仅仅在3年前,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他们。通过一名在海员中介遇到的工会成员。在那之前,我对海员工会并不了解。以前没有加入工会的时候,我在方便旗船上工作时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由于我当时的情况没人能澄清我的疑问。

我也曾就一些问题提出过质疑,例如怎样中止合同,未付的加班工资,没有劳动合同等等。起初,我也像其它在船船员一样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在一段时间之后,我从其它船员那儿听说了ITF和工会,但随后的几个月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变。工会组织离我像是那么遥远。现在想起来多么遗憾!

现在,通过对工会的数次拜访和交流,我合同的疑问都得到了澄清。我现在知道了该向海员中介公司问些什么,以及如何为我的下一次出海做准备了。

我要鼓励所有年轻海员都加入他们自己国家的ITF分属工会。在初次开始海上工作的时候,许多人错过了很多东西,事后才发现它们的重要性。通常出现的是误导,一艘外表看起来非常不错的船外加诱人的髙工资却可能是一个骗局。

让我们把工会会员身份和保险一样对待吧,它还是一个信息中心和一所维护我们正常权益的正义机构,在生活的磨练中得知这样的真理非常值得,不管在任何时候,你都可以向你的工会求援,总有人会帮你。”

Andrzej Koscik, ITF波兰Gdynia港检查员

“海员是一群坚强的人。我们应该团结一致。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们将变的更加坚强。我本人就是一名海员,我非常了解在船工作的滋味,孤独,远离家人朋友,在重压下生存。在这种情况下,当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更不应该只有孤身一人。”


以上所说的都不再是新闻,但我们必须提醒新一代船员。应该在工会的旗帜下团结一致。工会使我们更坚强。工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Stephen Fernando. ITF印度Tuticorin港检查员

“非工会船员通常收入较低而且工作时间也不固定。如果在船上出了什么事。船东只会把他们送进医院接着送回家,没有赔偿金,没有病休,没有下船工资,没有福利基金,甚至没有养老金。如果所有的海员都加入他们自己国家的工会,那么工会就会更强大,与船东谈判的力量也会增强。“所有的船员都将获益。”

Andrey Chernov, ITF立陶宛,克莱柏特港检查员,在NIS(挪威)籍Ice Wind号船上向一群立陶宛海员工会的船员们问到:“成为工会成员为什么如此重要?”

“最主要的回答是:'被组织起来'。如果人们被组织起来,那么人们就可以选举或雇佣那些最能代表你志愿的人,以谈判来获得更好的工作条件和更高的工资。”

第二个给出的理由是'受保护',从雇主那些非法行径中受到保护。工会工作人员可以为你提供法律保护,协助和建议,或通过专业律师来帮助。

第三条原因是'获得消息',因为工会经常出席一些会议和专题报会,会从中及时获取雇主是如何对待工人的第一手信息,

Lucien H Razafindraibe,马达加斯加群海事工会—Sygmma (马达加斯加海事联合会)秘书长:

“工人们愿意参加工会以了解,维护,促进他们的权利。工会也可以在集体协议时发挥很大作用。工会的力量存在于它对会员的保护能力。”

Chinmoy Roy. ITF印度,加尔各答港检查员

“作为ITF检查员,以我自身经验来看,劳动力输出国家的海员如果不是工会成员的话就更容易受船东剥削和中介的欺骗。小小一张工会卡,就会让船东和中介收敛三分,所以说加入工会成为会员对所有海员来说都是必须的。”

Subhash Dey,一位来自印度的二管,刚刚在Chinmoy Roy的谈判下拿到了拖欠工资

“我首先必须承认,我不是工会成员,可我却刚刚拿到了4个月的拖欠工资4,562美元,这些钱是我在一艘印度籍Vispataurini号工作时被船东拖欠的。如果没有ITF的干涉,这些钱是无论如何也要不回来的。现在我可以肯定的说我要加入工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