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 the Issues

Once upon a time… Cinderella saved by the ITF

Cheri Scrivener*







2002


澳大利亚海员工会住伊·雷诺兹撰文

这是一个现代神话故事。一位来自郊县的灰姑娘奴隶般地从早干到晚,受伤后被抛弃不管。若无关心她的教父和如王子般拯救了她的ITF,这位姑娘也许就难以活下来告诫人们,那看似富有魅力的豪华游轮上实际上充满了危险。

这是她得到的第一份真正的工作。19岁的彻丽·斯克丽温娜(左图)从小就渴望到游轮上工作。她想象的是热带小岛、棕榈树和明媚的阳光。

她家出资3770美元送她到一家私立院校学习美容疗养专业。毕业后,她受邀请参加了优秀人才招聘面试。船员招聘公司Steiner派员到世界各地招收模样最佳最有前途的妇女到船上工作。

“听说我被选中,心中十分激动”, 彻丽说“我母亲梦寐以求的就是这一天。她的一位朋友多年前在游轮上工作过,感觉很不错。我们常常在一起谈,想象有朝一日我也能得到同样的一份工作。每个人都说:‘你可真走运,这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但愿有一天我也能够这么幸运’。表面上看,这确实是个极好的工作”。

然而,彻丽的美梦不久就变成了恶梦。她和其他几十名妇女一道得自己花钱到伦敦培训。不少人没有得到工作,还得抹着眼泪自己买票回家。

短期培训的目标是为了培训出善于销售的营业员。“你只有做得好销售才被认为是优秀的美容疗养师”,彻丽说。“参加培训的姑娘们都说那段日子实在太可怕了。确实是强化训练, 那三周就像三年一样难熬。我们实在难以忍受都想赶快结束。我们以为上了船就能放松一点”。

彻丽乘飞机飞到了迈阿密,上了一艘名叫Carnival Triumph号的游轮。这艘崭新的客轮建于1999年,重101,509吨,挂的是巴哈马旗,在美国迈阿密Utopia Cruise注册登记,在加勒比海进行贸易,船上所载乘客为2642名,船员为:1100名,来自世界各地”。

“他们只对我说,这是你的船,明天出航,收拾行李吧,”彻丽说。“我在飞机上十分紧张,我从来没有去过美国,在家一直靠母亲关照。其实这也是我想外出打工的又一个原因, 我想学会独立。外出打工令人害怕,但同时也令人振奋”。

彻丽头天飞抵迈阿密,次日便上船出海工作。“我们一上船就开始干活, 那天是星期六,2001年6月16日。我们时差反应很严重,但上船没喘气就开始工作,一直干到晚上10点”。

甲板上的船舱里那些大款名人享受每晚3000美元带阳台的包间。而甲板下却是另外一番天地。彻丽在船上的三周经历根本不是什么“边工作边休假”而是像在血汗工厂里干活, 每天工作12个小时,每周工作6天,每天从早上8点干到晚上8点,每隔一天加上培训得干到夜里10点。她睡的是十分拥挤的两人间船舱,每周只能休息一天,而这—切给她带来的是每个月50美元的“工资”。和船上所有船员一样,彻丽几乎全靠通过销售产品提供服务所赚取的小费和佣金来挣钱。

“有些姑娘为了让顾客买东西,就说谎骗人”,她说。“譬如说你有毛细血管破裂,得买这买那进行治疗。你满脑子一天到晚想的都是如何千方百计让人们买你的东西。我们可以从卖得的款项中提取8.5%的佣金”。

作为一名美容疗养新手,彻丽干的是最累的活, 给男女乘客按摩,一个接一个按摩 - 每天得为8名乘客做全身按摩。每星期五,彻丽下班后还得留下来擦洗美容厅的房顶、墙壁、以及瓶子架子等等,一直干到深夜。

彻丽疲惫不堪,失望沮丧。她在海上的工作不得不于7月6日(星期五)突然中止. 这天,她在上班时受了重伤,目前正通过法律寻求解决。那天,当船友们呼救时,她已倒在地板上,脚下的一块手巾上沾满了鲜血。

船友们叫来护士,找来一把轮椅,把彻丽从地板上抬起,船医做了几项测试。发现彻丽的踝骨韧带断裂。彻丽不能继续工作,而船马上就要启航。彻丽必须下船。

于是,彻丽被匆匆弄下船,随身只带了一条裙子和一件内衣,外加300美元和一张纸条,上面胡乱地写着一家医院的名称,电话号码和一个叫史蒂夫妮的人的名字。

彻丽被扔在船边的柏油路上,顶着热带火辣辣的太阳,看着Carnival Triumph号徐徐驶离海港。
彻丽的脚在淌着血,疼痛难行。她在强烈的阳光下被整整曝晒了一个小时,答应前来接应的出租车压根儿没有踪影。最后,有人把她推到了树萌下叫来了救护车送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医生不知道韧带已彻底断裂,这只能通过扫描得知。但是,他知道我得做手术。他在我的脚脖上打了个软石膏,缝合好伤口。我请护士给那个叫史蒂夫妮的妇女打了个电话。她让我去一家名叫“高质旅店”的地方,说会在那儿给我安排个房间”。

彻丽说不清自己脚部的受伤情况,便请医生和史蒂夫妮通话。她听见医生在电话上和对方争吵起来,说彻丽的伤情不允许她现在返回澳大利亚,她需要先做手术。

彻丽来到旅店时已是深夜。店里的人说从来没有听说过她。“我只好求他们让我住下来,我真是一筹莫展啊。”旅店的情况不好 - 不提供房间服务,电梯离得很远。彻丽只好付钱请旅店工作人员为她送餐。她就这样在这家小店住了一个月。

“当我和家里人联系上告知他们所发生的一切时,家里人都被震惊了。”彻丽说。“我告诉他们,因为我不会用拐杖,已经摔了好几次跤了。当时我身体很虚弱,身边没有一个亲友,洗澡去电梯间都很困难。我摔倒过二,三次。每次都使我的脚脖更痛”。

后来,家里人和彻丽的教父联系上,她的教父又和ITF联系上。这时,情况才有所好转。

“我正在登机时手机响了”,彻丽的教父布莱恩特·罗伯特说。“我立刻警觉起来。向谁求救?我们在此地人生地不熟,游轮上从没有人打电话告诉我们彻丽受伤的消息。她几乎身无分文,没有衣服,没有银行帐号,没有信用卡,没有律师”。

罗伯特拔通了位于佩思的澳大利亚海员工会的电话,在该工会的帮助下与ITF检查员罗思·斯多拉取得了联系。

“我凭直觉相信澳海工会肯定和国际上有联系”。他说,“看来我对了。工会成了她的救命恩人。我只给澳海工会打了一个电话。工会便立即采取了行动。人人都知道罗思。全部过程只有几个小时-只打了两个电话,我们便通过ITF请到了一位精通船员索赔事务的律师ITF可真是救了她啊”。

彻丽和ITF驻迈阿密游轮办事处的吉姆·吉文取得了联系,他把一位律师的名字告诉了她,并保证向她提供所需要的一切帮助。

两天之后,一位司机把彻丽接到公司,由那里的医生对伤口进行扫描检查。检查结果表明,踝骨韧带彻底断裂。医生决定次日进行手术。但是,彻丽要求在迈阿密一家大医院由一位矫形科主治医师进行手术。手术十分成功。彻丽在不久的将来就能甩掉双拐重新站立行走。

现在,彻丽已经回到了位于澳大利亚曼都拉的家,回想起所发生的一切,仿佛做了一场恶梦。多亏工会帮助,使她领到了每周540美元的赔偿金。她的律师正在帮她打官司,争取一次性赔偿。可悲的是,彻丽的遭遇和2001年7月滞留在多佛港Ocean Glory 1号游轮上的船员的遭遇何其相似(见对页)。

“我觉得他们根本没有把我当人看”,彻丽说。“他们把我视作机器一样,一旦损坏,就把你弃之—旁,再找别的船员。一旦你不能千活,不能赚钱,他们就对你再也不管不问,他们抛弃你找别人顶你千活很容易”。



strip-1

 

—则熟悉的故事

“他们接受船上的工作,以为会有时间在游泳池边晒太阳,但其实上他们只要能见着天就不错了”
这是ITF游轮事务协调员吉姆·吉文在总结那些充满理想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男女被诱惑到豪华游轮上工作时的情况时说的一番话。自杀轻生、性骚扰、敲诈勒索、遭受遗弃,收买受贿,挨打挨骂都是常见的事

ITF于2000年6月在弗罗里达设立了游轮事务办事处,一年之内便受理了5000个索赔案,接纳了2000个被遗弃的船员。为船员索回530万的拖欠工资


SIRC

卡地夫大学国际海员研究中心(SIRC)研究在游轮上工作的女船员的工作状况,内容包括:这些船员的基本状况,所从事的船上工作以及面临的主要问题等。研究中心的赵明华博士所分析的数据包括在世界各大港口收集到的83条船上的104份船员名单和在欧洲,北美及亚洲与船东,船员招募公司工会领袖,船舶设计师,港口及随船牧师以及男女船员所进行的100多份访谈记录研究报告即将完成。本期《海员公告》所载仅为研究发现点滴


对女船员仍有需求-但需求原因未必正确

目前,世界游轮船队的女船员约占总船员人数的20%。对年青有学历并具有在高级宾馆饭店工作经验(且英语流利)的女船员的需求十分旺盛,业内对亚洲及东欧船员的需求尤为强烈。

然而,一般情况下,只有年轻的欧洲船员才会被安排在公众注目之处。而且,尽管女管事,女游轮经理,女经济师,女旅馆部经理,女饮食品部经理,女厨师乃至厨师长不乏其人,但在SIRC 的全球船员劳动市场数据库内的38000名游船员中仅有一名女船长。

船医全部是男性,而船上的护士则皆为女性。在甲板部和烹调部(或其他“技术部门”)女性所占比例极低。大部分女性被用作客舱服务员,酒吧餐厅服务员清洁工或勤杂工。在地位上,除高级船员或管理人员外两性无多差异(4%的男船员占据高级职位,而占同一级职位的女船员只有2%)。男女船员所从事的工作差异很大。

男船员对女性的偏见依然存在。大部分男船员欢迎女船员和自己在一起工作,但并非全部出于“公心”把船开好。许多人欢迎女船员不过是为了改善船上的“物理景观”,为了有利于促进“文明”行为,还有的仅仅是为了虚荣。

除了船长和旅馆部经理等最高级船员外,许多男船员对平等就业同工同酬这类重要问题并不真正关注。

因此,船上爆发什么是适合女性从事的工种这种争论也就不足为奇了。一位厨师长声称女性执行他的指示时动作迟缓,准备盘盏时不利索。同一条船上的安全部经理也指责女性“太弱”,“太敏感”。但是,餐营部经理却报告说分配给男女船员的任务一样,完成结果没有什么差别。船医也报告说男女身体状况基本一样。

一位现在陆地餐馆当高级厨师的名叫凯伦的妇女讲述了自己当船员时遭受的歧视。她申请上船工作之前已有在五星级宾馆工作的经脸。“我试着申请货船上的工作,燃料船上的工作—没门儿,他们都不要妇女。他们对我说,对不起一回家吧。”几经周折,她最后才在一艘游轮上的冷餐部里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些亚洲国家里,对妇女的歧视现象仍然很严重:在马尼拉,男船员可以干到40岁,而女船员到29岁便无前途可言。同时,与男性不同的是,女性在申请船上工作时常常被进行“道德检査”。

赵指出,妇女应享有和男船员同样平等的就业机会。世界航运业应该改革以顺应船队女船员日益增加的趋势。船东,船舶公司经理,船员招募公司,国家国际政策法规制订部门,工会及船员教会应该清醒认识到这一点,今日的船员队伍已不再是男人的一统天下。

“该行业内必须克服偏见,向妇女开放传统上由男性所从事的岗位,必须将妇女问题纳入船员教育培训范围,并应将船员招募公司纳入培训范围。”她指出,“达到这一目标还有很长的道路。因此,需要世界航运各界的支持。即便出于各自的利益考虑,航运各界也必须将妇女的权益福利纳入自己的社会、经济、政治议事日程。”

赵的研究还表明船员队伍的性别和文化上皆有差异。与男船员不同的是―男船员中40%来自亚洲—女船员有50%来自发达国家,其余30%来自东欧,而来自亚洲的女船员仅占13%亚洲有些国家仍然视船舶为妇女就业的禁区。

反对女性上船工作的男性虽然为数不多,但产生的负作用却很大。这些船员有的歧视女性。总体来讲,他们有能力使女船员在船上的工作经历体验“变色”,影响这些女船员在船上期间的生活质量(船不仅是她们的工作场所,也是她们的家)。

赵指出:“尽管存在上述不利因素,大多数女船员……仍然相信自己的选择正确……很少有人后悔自己的选择。这些女船员和男船员一样下决心承受船上的艰苦工作和生活并忍受和家长期分离的痛苦,以便取得经济上或事业上的回报。同时,她们还认为在游轮上工作是一段不寻常的经历……希望能鼓励其他妇女到船上工作 — 虽然很少有人表示希望自己的子女将来也到船上工作。


为海洋荣耀1号船员讨回公道

“我在这条船上感到不安全。我熟悉灭火操练程序,可是,在这条船上我吃不准。”一位立陶宛船员说,这几位立陶宛船员是舱上的前台服务员和客舱服务员。是被困在海洋荣耀1号的237名船员中的几位。这条船在英国被扣押,直到2001年7月当ITF代表船员胜诉公堂后才驶离多佛港。

这艘游轮的船龄已为51岁,它由于被发现有35个不安全因素而在多佛港被扣押-尽管船上持有巴拿马安检证明。船东是意大利公局Cruise Invest SRL,由希腊Cruise Holdings公司租用经营。ITF发现船上的船员来自24个国家,许多人是在花了高达1500美元后才得到这份工作的。许多船员仅因小错便被扣罚工资。船上的工作生活条件十分恶劣。

为了赔偿经营者,该船被拍卖。法院判给船员 865,000美元,作为补发工资,赔偿费及解职费。艇员们在领取各种费用之后,被遗返回国,重新寻找工作。


船上的恶劣条件促使ITF更有力展开工作

ITF游轮事务协调员 吉姆•吉文撰文

一项由ITF游轮事务办事处进行的调查在游轮船员生活劳动条件方面又有新的发现。以下所披露的内容直接取自这项在2000名船员中间进行的问卷调查:
  • 95%的船员每周工作7天
  • 65%的船员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
  • 29%的船员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
  • 30%的船员说自己每天连续睡眠不足6小时
  • 48%的船员认为船上伙食太差
  • 54%的船员说体检是自己掏的钱
  • 34%的船员说生病时领不到工资
  • 22%的船员说得自己买机票飞抵和飞离船舶
上述发现表明:在游轮上的工作,工时长但报酬低

回首ITF过去一年里在游轮方面进行的活动,可以看到这样一副情景:在和ITF签约的船上工作的船员所享受的待遇高于未签约的船只,ITF检查员们所经手的索赔案子中只有2%发生在签约船上。船员个人索赔案件大部分发生在“好年华”和“迪斯尼”这两个不设工会的轮船公司的船只上。

ITF游轮办事处,为在游轮上工作的船员索回的被拖欠的工资高达5百30万美元。该款项包括通过工业行动和法律手段索回的部分。

游轮办事处所经手的索赔案包括:
  • 工资:占总数的29%
  • 被弃船员:14%
  • 辞退:25%
  • 辞退和工资:3%
  • 工伤:16%
  • 性骚扰:3%
  • 其他问题:10%。
2001年(ITF)与迈阿密航运伙伴(ISP)的10条船签了约。这项协约对在这些游轮上工作的2000名船员具有保护效力。协约不仅使船员们的工资有所提高,而且还保障了船员们的工会代表权,并就船东的行为规范做出了严格界定。我们期待着与ISP进行长期愉快合作。

对于在未设工会的船只上工作的船员来说,信息是十分明确的。和你所在国家的工会联系或与ITF取得联络。携起手来,我们就能改变现状并改善工作条件。
 

旅游业低迷航运业受挫

虽然全球贸易水平在恐怖主义分子袭击世贸中心之后剧烈下降,游轮经营者对长期经营前景仍然保持乐观。但是有两家游轮公司在2001年9月恐怖主义分子袭击美国之后遭受破产,这两家是在夏威夷经营的有两条船的Classic Vogages公司和有8条船的Renaissance Cruise游轮公司。

动荡不安的市场可能会导致两家资产达68亿美元的游轮公司的兼并—P&0公主游轮公司和皇家加勒比海游轮公司。兼并后组成的新公司将包括40条游轮,75000个舱位。

游轮业是近年来世界航运界增长最为强劲的部分,运载力有望在今后10年里翻番。

出现在美国旅游业的危机在该行业立刻产生了影响,乘客订舱率急剧下降20%。在此行业内,大腕公司的降价战略使客舱占有率有所回升 — 尽管这种回升是以伤害低收入者的代价取得的。新船交货日期后推,游轮公司已通过裁员(岸上船上同时并举)等策略来降低成本。部分游轮可能会舍弃美国转向欧洲及远东来寻求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