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 the Issues

How working on a cruise ship is emotionally as well as physically demanding

Cruise ship*













2004


繁华背后身心疲惫

三十年前,一个美国轻喜剧电视节目“爱之舟”的播出给人们展现出了一副游轮上充满阳光欢乐极富罗曼蒂克的美好画面。从那以后,游轮造的越来越大而且日益奢侈豪华,载着3,000名甚至多来于北美和西欧诸国的游客,就像一座巨大的移动酒店周游世界。

在过去的20年里,多如潮涌的游客使游轮业以年平均9.6%的增长率成为世界航运业里发展最快的一部分。现在大约有250艘总吨位超过1000吨的游轮遨游于全球五湖四海。

陶醉其中的游客对那些在繁华背后默默工作为他们提供各种服务的人群视而不见,根本不了解灯红酒绿的另一面是什么样子。一些船员有工会和ITF合约的保护,另外一些就没有那么幸运。同时,许多船公司竞相削减船员和游客的配员比率,减员使游轮上的工作变得更加艰难。但是为了生存,船员们仍不得不笑脸相对。

ITF合约承认小费是游轮上工作的服务人员收入的—部分。但是只有面带微笑取悦乘客才能得到小费。这个法则同样被应用到游轮业管理上,以确保游轮上每个工作人员不仅仅在身体上而且从感情上全力以赴取悦顾客。游轮工作人员的招募也一成不变,选择结果由哪个种族或国家的人被认为“更友好”,“更热情”,“更兴致勃勃”而决定。

但是那些“在甲板下面”劳碌的旅馆部和餐厅部的服务人员的笑脸永远也不会为他们赢得更多的工资和在客人面前抛头露面的机会,那些有机会在客人面前崭露头角的工作岗位仍然要为西方国家人员保留,以保持这一横穿大西洋航线的传统的独特完美形象。

在商业化游轮上使用“情感劳动”是英国卡地夫大学国际海员研究中心(SIRC)的一个调研项目。该中心的副主任赵明华博士通过对游轮船舶上女性海员的工作和生活的研究发现,“情感劳动”己经不再像原来人们理解的那么简单,它更包括了在低工资和身心极度疲惫的状态下仍保持欢乐笑容和友好态度的能力。

“保持微笑”是游轮提供服务的一部分,也是游轮承诺提供给顾客安逸舒适的享受的保障。船员们的笑脸常出现在旅行社的展台上,印刷在游轮的宣传册上,充斥在报纸的广告和电视节目中关于旅行的宣传节目中等等。

“这些笑脸传递着一种信息,并留给人们一种印象: 在游轮上船员们就像乘客享受他们的欢乐和安逸一样的享受工作。就像某条著名游轮航线的广告中所说的一样:‘这是人世间难寻的天堂。’”

“事实上,游轮上的工作对船员们来说艰苦异常。这可能是船东和工会间所达成共识的唯一一点。不管是工会的刊物还是船舶公司的宣传册,旅馆部和餐厅部船员的工作常被描述成‘每天工作12个小时,每周七个工作日,并且工作被局限在一个特定的空间里,一年里的大部分时间都要远离家庭,远离朋友。’”

游轮线招聘部的经理承认他们对一些国家和种族的人们情有独钟,因为这些人具有时刻保持微笑的卓越本领。其中一位经理告诉赵博士:“面试是我们一个接触求职者并评判他们的个性和能力的机会,其中微笑是我们关注的重要方面,毕竟,我们是一个服务行业,我们的宾客更喜欢一张张微笑的脸庞。我们船上用了许多印度人。请相信我,他们工作努力并且总是面带微笑。”

另一位经理说:“总的来讲,亚洲船员特别是菲律宾船员可以笑得更灿烂迷人。他们似乎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他们总是面带微笑的招呼宾客,而且笑的非常自然。我们从宾客那儿得到很好的反馈。他们总是看起来精力充沛,积极向上并且兴高采烈,即使是在海上呆了九个月之久也是这样。相比之下,欧洲的船员更容易疲劳。在四个月的航行后,他们的疲态尽显,而我们的顾客不喜欢那些看起为极其疲惫无力微笑的船员

这种成见还表现在航运管理者们相信东欧人“表情总是比较僵硬”。赵博士说:“管理者更倾向于给东欧的船员下不好的评语,责备他们‘根本不会笑’或者说‘他们总是那样表情漠然’。”众多管理者均表示,在同样花费的前提下,他们更愿意雇佣亚洲船员。“只有当利润受到影响时(比如说,要花费高额机票将船员送到位于欧洲的某条船上),游轮界才会检视一下他们心怀的偏见。”

但是不论他们的微笑多么的灿烂持久,也不论他们的工作干的多好,那些来自于特定民族和国家的人们经常被排除在职务提升的名单之外,特别是一些和乘客紧密接触的“要紧职位”对他们来讲更是遥不可及。调查者发现:“游轮业中的管理者绝大多数是来自欧洲的白人男性,而雇佣的亚洲船员大都是作侍应生。来自泰国的男性更受欢迎。除了他们丰富的工作经验之外,他们还被认为能够展现“自然”的笑容,天生具有优良的“服务文化”素质。因此正如航运界管理者们所讲的那样‘他们非常受乘客欢迎’。”

“无论如何,通过我们对船上的酒吧和餐厅工作程序的观察以及对服务于这些地方的船员的进一步调查,我们发现,这些亚洲船员为持久提供这种‘特有’服务而不得不从情感上更加投入地工作,而这一切使他们在乘客中受欢迎。”

举一个例子,山姆,一位泰国籍船舶高级侍应生领班是船上最受乘客欢迎的船员之一。他几乎在每个航次结束时都能收到最高额的小费,他每天在餐厅工作11-12小时,每周工作七天,像其他船员一样。但他的过人之处在于他有“出色的记忆力”和“宽宏的微笑”。他总是在餐厅的入口用清晰的“早上好”和“下午好”热情招呼每一位顾客。他记住许多乘客的名字,留意他们的喜好,问候他们的家庭,有时还会和女乘客开两句无伤大雅的玩笑。

“但是这位外表上看起来永远快乐充满活力笑容满面的领班,在和我们一起谈话的两个小时中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赵博士说。这是他告诉SIRC调研员的话:“这是一份非常艰苦的工作。当我完成工作回到房间躺下后,我常常觉得筋疲力尽。你可能不完全了解服务业的本质。餐厅就是一个舞台,—场表演,而你就是一个演员。请相信我,你完全会因为招呼客人,同他们交谈,对他们微笑和其它类似的事情而被榨干全部精力。因为是亚洲人,我不得不努力工作,付出更多艰辛去取悦乘客。有时候我和女士们调情,因为我发现这很有用,他们如果喜欢你就会变的更加慷慨。”

山姆和另外一名泰国领班是主餐厅里两个最受欢迎的领班,也是所有船员中得到小费最多的。并且他们还多次被评为本部门本月度最佳船员。尽管如此,当餐厅经理的位置空缺时,却是一位欧洲白人领班得到提升。

赵博士指出:自从90年代起,船东们之间相互竞争开始激烈,争相建造更大的船舶。随着船型的增长,载客数量的增多,经营成本也急剧下降。但是与这一切比较起来,花费在船员身上的费用的增长就不值一提。

与此同时,随着船型的增大,船员和乘客间的比率也在增长。传统上,依据船舶在游轮市场中的定位不同,船员与乘客间比率为1:2到1:2.5。现在许多船上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1:3甚至1:4或更多。这意味着船员们要打扫更多的房间,记住更多的名字,和对更多的乘客面带微笑。

尽管近年来,整个世界船员劳动力市场已经逐渐地发生改变,但是在许多地方这种改变还是异常敏感的。赵博士补充说:“同80年代相比,现在船舶上一个明显不同之处在干,你现在越来越少地能看到挪威或其它发达国家的船员在船工作,这些工作被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船员取而代之。他们来自干亚洲、东欧、拉丁美洲等地区。工作在最前沿的船员们身处航运界最底层,而这些船员却身负重建世界航运市场的重担。”

•本文源自赵明华博士研究报告“豪华游轮上的船员们:国际劳动力市场中的情感劳动”,取材于国际海员研究中心(SIRC)关于游轮船员工作生活条件调查的一项主题研究。





strip-5

 

提高游轮市场标准:ITF游轮斗争

ITF组织游轮斗争来帮助那些在游轮上工作的船员。这些船员都面临特殊问题,他们来自于世界各地,经常为不同雇主服务,其中绝大多数依靠小费生活。世界船队中许多船员能受到工会合约的保护,但约150,000名在豪华游轮上工作的船员却什么也得不到。

ITF调查员通过访问检查游轮来向需要帮助的船员提供工会服务,例如有船员没拿到应付工资或被雇主不公解雇等等。

ITF同样对挂方便旗的游轮船员的雇工条件,最低薪标准和福利保障等方面事宜提供指导。

更为重要的是,ITF本次活动旨在对各国政府和国际公约制订机构产生影响以促进并加强游轮产业的雇佣标准。

我们需要强化什么
ITF代表全球船员面对为全球海员制订雇佣条件,海员的招募、培训和海上安全标准的国际机构。其中举足轻重的机构之一是国际海事组织,主要负责船舶安全和船舶航行事宜。另一个是国际劳工组织,它通过制订合约来确立最低雇佣标准,其中里面许多条款都适用于船员。

ITF此次运动旨在纠正不同国家对ILO公约的理解以便将ILO公约中的最低标准纳入国家法律中,同时促使政府制定规章来规范和强化这些标准。

在ILO公约的主要条款里,ITF意欲在游轮上实施的有:

公约179条:招募和安置船员 本款要求公约签约国确保船员在被招募时无需交纳任何费用。船员劳务代理机构必须被规范并受到监督,同时还要对工会的权利加以尊重。本条款的实施目地是要制止游轮船员招募代理活动中的欺诈行为。

公约180条:船员的工作时间与船舶配员船员在船工作时间每天不得超过14小时,每周不得超过72小时。船员休息时间每天不得少于10小时,每周不得少于77小时。

公约183条:孕妇保护 妇女有权利得到不少于14周的产假。

公约178条:劳工检查 每个国家都必须有一套完整的系统用于对船员的工作生活条件进行检查。

公约166条:船员遣返 如果船员的合同到期或在船被中止;发生疾病或受到伤害;沉船或是战争;公司破产;卖船;或者船舶改变其注册港口时,船员有权利被免费遣返。
 
公约165条:社会保障 本款要求当地政府确保船员得到下列社会保障:医疗保障;疾病、失业;老年退休;受雇期间受伤;家庭保险:产假残疾和事故幸存者的利益保障等方面。

公约164条约:健康保护和医疗保健 国家法律规章应确保船东有责任保持船舶卫生和清洁,对船员提供免费的医疗保健,保证船员在船舶挂港时有权利到医院就诊不得延误。

公约147条:商船最低标准 每个国家都必须对在其国家注册的船舶上的船员,用法律和规章来确保其最低标准。包括安全标准、适任标准、工作时间和人员配备标准。雇佣条件和生活安排。公约同时还要求每个国家对非标准船舶进行检查和滞留。

公约146条:船员的年度带薪休假 船员有权享受除公共节假日外每年至少30天的带薪休假。

公约第87和第98条确保了隶属于工会的权利,抵制性别和种族歧视,要求男女同工同酬。
理论上讲,至少所有游轮上的船员都应该享受到被列入公约的基本标准的保护。但事实上, 在全世界的海员队伍中游轮船员属于弱势群体并处于受剥削的位置。这也正是ITF和其所属机构努力争取建立国际新标准以便有效的挟制船东及船员代理机构和政府的原因所在。

欲获得关于ITF游轮运动的更多信息请联系下列地址:
ITF Cruise Ship Campaign Office
399 Challenger Road,
Suite 103, Cape Canaveral,
Florida 32920,USA (美国)
电话:+1321 799 2994
传真:+13217999282
电子邮箱:itfcruiseship@aol.com